美丽的福圣寺 我的极乐家园征稿之二十九

         提起福圣寺这个名字,我就感到非常亲切,非常欢喜!因为我和福圣寺的缘分最深,感情最好!可以说我和福圣寺是同呼吸、共命运,荣辱与共吧!福圣寺这个名字多么响亮,多么美丽!——我爱福圣寺!福是福德、福报的意思。人没有福报,则一事无成。        圣即圣贤之意。我们虽然不是圣贤,但我们最终的目地却是要成圣成贤啊!

我是八三年在户县大圆寺出家的。八五年去五台山受戒,然后跟随通愿老法师研习戒律。

九二年应咸阳几位老居士的诚恳邀请(当时几位六七十岁的老居士跪地不起,恳求我来福圣寺)。从此,我就和福圣寺结下了不解之缘。

有一次,我也梦见这个地方阳光灿烂,我就觉得这个寺院的缘分肯定会很好。

福圣寺在唐朝本来是一个非常辉煌的寺院,玄奘大师曾在这里作过住持,窦太后(即昭成顺圣皇后)的舅舅忍辱禅师(世称窦公祖师)曾在这里修行得道,证得肉身不腐。但文革期间,寺院却被沦为废墟!

我当时来福圣寺时,寺院仅剩中间二个破窑洞和一亩二分大的空院子。咸阳的莲友们初一、十五就在里面念佛。东西两边的二个窑洞还被两边的在家人住着。

在上续下觉恩师的精心筹备下,我们于九五年四月洒净动土,开始重建福圣寺。恩师率常住师父及诸位护法善信一直奔波于工程第一线。众居士们都能吃苦耐劳,即出力,又出钱,非常发心。经过大家整整五年的共同努力,福圣寺终于落成了。一个小巧玲珑的四合院,人人进来都感到非常温馨。寺院于九九年九月三十举行开光典礼。当时陕西的老和尚、大和尚都来放光捧场,真可谓盛况空前,皆大欢喜!

我从刚开始学佛,就喜欢深入经藏,广学多闻。因为当时年轻记忆力好,特别喜欢背经,(五堂功课敲打唱念都是我出家前就学会的)。出家后,金刚经、地藏经、普门品、四十二章经、八大人觉经、佛遗教经、天台四教、华严五教、无量寿经、沙弥律等,我统统都背会了。而且出家后就开始过午不食。受戒以后,又背了四分戒和菩萨戒。学戒之时,又背比丘尼戒相表。每天除了早晚上殿外,自己定的功课:拜佛五百(每天早上三点起床,三点半上殿,下殿后,就拜佛五百拜,即使三九寒冬,也拜的满身大汗),念佛1万,持咒(大悲咒)108遍,楞严咒7遍,地藏经、金刚经、普门品各1遍(包括在五台山学戒时,也不例外)。而且寺院里面担水、做饭、搞卫生,还有地里种菜、浇水这些活,几乎都是我一个人的(在五台山学习时,也要担水做饭)。大圆寺当时还有七、八亩地,还要种麦子、种玉米、种豆子,这些体力活,大部分都是我的。那个时候,人虽然很忙碌,但心里却很踏实,很少有其它的妄念、烦恼等。

刚开始出家,近十年时间,我都是这样精进地修行用功。但每次生病难受时,我都会安静地念佛,求佛加持。但就是很害怕死,因为不知道死了要去哪里?

九二年正月,因为扶风一个老居士往生了,请我们去打七作佛事,在那里遇到了演空法师,她给我讲解了净土法门,并送给我一套净空老法师讲的磁带。我回来后,便如饥似渴地看了好几遍,然后我就把以前所学的经典全部放下来,专修净土,专诵无量寿经,没过多久,我就能全文背诵下来了。

从九二年到九九年,福圣寺一直都是专念弥陀名号,专诵无量寿经,修持非常精进。每天的早晚殿都要念佛拜佛三个小时。几乎每个月都要打一次佛七(每天早上从三点半开始,念到晚上十点半结束)。然后每月还有一次昼夜二十四小时精进念佛。我们寺院的宗旨就是持戒念佛,专修净土。师父们都是以戒修持,过午不食。寺院道风一直都非常好!

虽然当时如此精进地修行念佛,但心却安不下来,整天生活在矛盾中。因为寺院还要搞修建,不得不跑路操心。尤其到了晚上,人困了,很想休息,但又觉得今天佛还没念多少,生死怎么办?思想就很矛盾。睡个觉都不安心。还有偶尔感冒发烧,就提不起佛号了。我就在想,这感冒发烧都念不了佛,临终又该怎么办?这样能往生吗?因为老法师讲的临终必须正念分明,清清楚楚。我就这样提心吊胆地修行了十七年。就在我修得筋疲力尽,快要崩溃的时候,又遇见了本明法师,把善导大师的净土思想介绍给我们。我当时真的是犹如渴者得清泉,文文句句是当前。看了善导大师的教法,我心里一下子亮堂了,原来我们往生的功德就在南无阿弥陀佛六字名号里面,我们却一直在苦苦地哀求阿弥陀佛。岂不是太冤枉阿弥陀佛了吗?(因为之前念佛,总是感觉阿弥陀佛高高在上,好像离我们十万八千里,需要我们修到一心不乱,功夫成片,阿弥陀佛才来接我们)。后来我到大殿看到佛像,就感到非常亲切,原来阿弥陀佛就是我的慈父啊!我真想跳起来欢喜踊跃地唱佛号。从此,我对往生不再有任何顾虑了。可以说以前是背着包袱在念佛,后来就放下包袱念佛。因为往生大事阿弥陀佛早已办好了,我们尽管念佛就是了。生活也是饥来吃饭困来眠,该做的事情就认真地去做。心态转过来了,人一下子就轻松了。

本来下面那个小寺院修好以后,我就说以后即是谁给我拿一百万,我也再不修寺院了(当时下面那个寺院就花了五十多万)。可是后来随着时代的发展,信众的增加,就显得寺院太小了,还是要想办法扩建。05年有一次,我做梦都在扩建寺院。可是当时寺院前后左右都被村民包围着,没办法发展啊!可以说那几年我们绞尽了脑汁,也没办法扩展。后来因为村上盖楼房,听说村民不愿意住在寺院后面,我才给村长提出来给我们在后面置换一块地,寺院搬到后面去,让村民住寺院前面吧!就这样,我们才开始办理征地手续。

刚开始我只想征六亩地,修一个很温馨的四合院。但各种的因缘,却促成我们征了三十亩。寺院办事有阿弥陀佛加持,就是不一样,我们的征地手续办得特别顺利。从2010年五一开始往上递资料,约大半年时间,我们的征地手续办下来了。村上干部都说他们村上征自己的地,手续都办了二年多。

后来我们又跑规划局,办理规划手续和图纸设计等。这中间就拖了三年多,因为规划图和图纸要经过反复地修改和审批。终于于2014年6月1日洒净开工了。但开工之前的那段时间,我的思想压力实在太大了,何止用崩溃来比喻,差点把小命都搭上了。因为从来没有搞过这么大的工程,又没有钱,再加上和外地寺院一些人事上的纠结,内心实在是苦不堪言。一个月之内,人就瘦了10公斤。每天晚上吃二个安定片都睡不了觉,而且每天没吃多少东西,人还难受地光想去蹲厕所,我自己都怀疑可能得了肠癌(我2016年夏天才看到一年多前的化验结果,果然就是肠癌。宗念师父善意地隐瞒了我,直到此时复查身体转变为正常指标才告知我)。而且我当时最担心的是大脑这根筋如果崩断了,人就神经了。那段时间,我简直是活在地狱里,身心都在煎熬着。由于心里的痛苦,而造成了身体无法忍受的折磨。这种种的煎熬和痛苦,也唯有弥陀慈父最了解。我当时自杀的念头都有了,但又一想,我是念佛人,我不能给阿弥陀佛脸上抹黑啊!我给宗念师说我难受的不想活了,宗念师让我到医院去看。但我浑身难受得不知道去挂哪个科?情急之下,我就联系了中医学院的一个研究生瞿大夫,他说他在郑州一个中医养生馆,让我过去。我就去那里放下万缘,打坐念佛,再加上中药的辅助,第三天晚上就能睡着觉了。在那里静养了十天,精神就好多了。然后回来就选施工队,准备开工。

在刚开工的半年时间里,我很少上新寺院。因为无法接受这么大的寺院,还有这个图纸也不是我想要的。一直等到元月份大殿封顶时,外面来的大和尚都赞叹这个寺院非常大气,图纸也设计非常好!我才慢慢学着接受这个寺院。但还是尽量少上来看,因为寺院太大了,看到它就是天大的压力。这个寺院开工以后,花钱如流水,花钱都是以万为单位。而且到处都乱糟糟的,真让人无法接受。工程干到高峰期的时候,每天工地上有二百多工人在干活。而且都是交叉作业,还需要协调好,要不然分项与分项之间就会闹矛盾,甚至会打架的。因此我们在前面的人顶的压力就可想而知了。

我这个人做事比较认真,做什么事都想做到最好。包括过去修下面的小寺院,从大殿的木料,一砖一瓦,到寺院的一个锁子,都是我自己亲自去选的。现在修这个寺院更不例外,寺院开工以后,我们就到到福建浙江北京一带去看佛像,跑了几趟,才选现在大殿这三尊最好、最理想的佛像(请佛像我们肯定要不惜代价了)。石材是我们亲自去河北曲阳选的,大殿铺的砖也是我们几个人开车到山西去选的。总之,这个寺院所有的东西都是我们通过多次考察才选定的。也可以说福圣寺是用钱堆起来的。这个寺院何止凝聚着我们的心血?它其实凝聚着咸阳市乃至全国各地念佛人的心血。如果不是全国各地的法师和莲友鼎力相助的话,哪里会有福圣寺光辉灿烂的今天?因此,我从内心非常感恩诸位法师和莲友对福圣寺的关心与支持!

2017年末,寺院初具规模,但由于资金问题,有些工程尚未完成,如山门殿的佛像,大殿二楼的佛像,还有围墙等。但这些都不影响寺院的日常事务。

2018年春节我们搬进了新寺院。这里空气很好,采光也很好,绿化得也不错,宽敞大气,住在这个庭院之中,真是非常地安心自在。这是因为善导大师的教法真是太好了!一切恐惧为做大安!一切烦恼化为尘土!

心靠上了阿弥陀佛,一切大小事宜都是阿弥陀佛在做呢,我就只是称念南无阿弥陀佛而已,能不自在嘛!

最后,真诚地欢迎大家能来我们寺院念佛。南无阿弥陀佛!

2019年9月11日

手机上收藏和分享,请点右上角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