美丽福圣寺 众生极乐缘

释宗念

万法因缘生,万法因缘灭。

难忘十六年前,弥陀圣诞后一个大雪的夜晚,上本下悟恩师亲自带车到火车站来接我,虽在寒冬,却感到异常温暖。下车后走了一段泥泞的坡路到达寺院。

进到房间,感觉好舒服,像是有暖气,后来才知道是冬暖夏凉的窑洞。第二天才发现,我又回到了光秃秃的黄土高坡,一个土茅坑还在寺外东南角的土塬上。当下决定,这里不是久留之地。

造化弄人,几天住下来,感觉也没想象的那么糟,虽然很冷,但师父给了无尽的温暖。在师父问我住的怎么样的时候,我竟然说:很好!

现在回想起来,过去的一切历历在目,好像就在昨天。一转眼十几年过去了,而今我们也住进了新修的寺院。新寺院和之前小寺院相比,用天壤之别都无法形容。

从2006年开始想把小寺院扩大,给大家一个比较舒适的环境,想了好多办法,都以无果告终。2009年开始提交征地申请,人有善愿,天必从之。寺院的征地手续2010年全部办理完毕。因新寺所在地已纳入城市规划,接下来的规划报批整整跑了近两年。

最初的几年,确实辛苦,不像现在自己有车,也会开。那会儿都是走路、搭顺车、舍不得打车。中午回来吃口饭,还要电脑上查询相关政策,下午再出去办事。功夫不负有心人,在秦都区档案局的地籍原图上查到了:民国42年,福圣寺占地22.43亩。这也是目前福圣寺占地面积的主要依据。2010年买了车,拿了驾照,日子好过些了。

2011年几经周折下来,测绘局来按红线图放桩点,随即修了现仍在使用的临时围墙。之后的三年时间,师父带领大家种玉米、小麦、黄豆、豆角、青菜等,更经历了太多无法言喻的内心纠结与折磨。

好事多磨,新福圣寺于2014年6月1日正式开工了。现在想想,从一片荒草地、地基开挖、打桩、绑钢筋、打筏板、回填、砌体、打过梁、现浇屋顶、防水、保护层、铺瓦、装门窗框、贴瓷、角线、吊顶、石膏线,内、外墙涂料等,还有与之交叉施工的给排水、强弱电、中央空调、消防、石、木栏防护等,现场管理人员精心合理安排、有机策划,各分项全力配合交叉作业,施工人员流了多少辛勤汗水,师父多少个不眠之夜,才有了今天的福圣寺。

经常有种往事不堪回首的感觉。新福圣寺,可以说从它的胚胎时期,我亲身参与了整个过程,寺院好像亲手抚育的婴儿般,始终站在一线的我,一天天看着它长大,日渐茁壮,即以成人。个中辛酸与艰难,非亲身经历无法体会于万一。

每当举行盛会时,迎请佛像、佛像安座、三天大型法会时,我都会没出息的泪流满面,可谓是悲喜交集,内心五味杂陈,说不清楚的感受,过去的一幕幕像幻灯片一样呈现在眼前。每每这时,我会自嘲的擦干眼泪,但却总是无法自控!泪眼模糊中,看着寺院的角角落落,仿佛自己忙碌的身影同时出现在几个地方,戴安全帽的、戴斗笠的、穿工作服的。。。。过去的都过去了,正所谓,难只是暂时,难不是永远。

每当看到大众齐聚一堂,异口同音念着南无阿弥陀佛圣号,个个脸上洋溢着无尽的法喜,就会觉得过去所受的一切苦、难、委屈、甚至诽谤,都无所谓,也都不值一提。因为苦有所值!

现在宏伟、壮观又庄严的福圣寺已然建成,虽有些许未尽事宜,却已无碍正常使用。我希望我们的福圣寺,在住持上本下悟恩师的带领指导下,常住僧众的配合下,广大莲友的护持下,不远的将来,必将面向全省、全国乃至全世界接引有缘人,共沐佛恩, 专念弥陀,同生极乐,到达西方、一池莲友。同一念佛无别道,远通四海皆兄弟!

福圣寺!2004年慧净上人第一次来,曾说:福圣寺,这个名字意义非常好!福德、福报、圣缘、圣贤之人所居之地。

做为一个出家人,身心交给常住,性命交于龙天。弘法为家务,利生为事业。过去乃至未来所做的点点滴滴都是本份之事。我始终牢记上人在《出家颂》所说:把青春生命献给佛教,让阿弥陀佛做我主人!只要还有一口气,就要为法门呼吸;只要还能走得动,就要为法门奔走。

念佛兄弟们,让我们一起努力,秉持善导大师所说:自信教人信,真成报佛恩。做阿弥陀佛的小喇叭,让更多的人都能听到阿弥陀佛慈悲的呼唤,让更多的有缘人都能来到福圣寺,然后回我们共同的家!

福圣寺!通往极乐的中转站,众生在娑婆的极乐缘!

宗念拙笔于福圣寺

2018年12月14 日

手机上收藏和分享,请点右上角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