走进福圣寺,走进心中的极乐

慧藏

我一直以自己是一名佛教徒为荣,甚至以此作为自己引以为豪的谈资。毕竟我皈依佛门10年,茹素6年,日常尽力持戒,平时随缘布施,有机会亲近善士,听经闻法,时不时奉诵大乘。网络时代资源共享,信息便利,我可以足不出户,就能倾听法师开示,大德教诲。

我似乎很幸运,应该很幸福!

可事实并非如此,这一切都是给别人看的,也只是我引以为豪的谈资而已。事实是我非常的纠结,我总担心自己修得不够好,佛念的不够多……我总能看见身边人的种种不如法,总想纠正别人,我还希望身边的亲人朋友认可我,和我一起学佛。总之我想的东西太多,我甚至异想天开有一天遇到世外高人给我印记我修得够不够,还差多少。就这样,我时而法喜充满,身心清明,时而焦躁慌惧,日寝难安。

后来,我的生活发生一些变故,我直接把佛法和世间法对立起来了,一方面,我逃避现实中的所有责任不愿担当,另一方面,我又时时处处好为人师,总是对身边的人指指点点。很快,我把自己弄错乱了。我住院了,医生诊断精神分裂症。是的,我家族有此遗传病史,我母亲,外公,舅舅都或直接或间接因此离世。很幸运,我在发病前遇到了佛法,我始终记得慧律法师说的“有佛法就有办法”。我只要一恢复意识,我就会念佛菩萨圣号,我的病恢复的很快,我很快回到生活中,几乎与常人无二。

只有我知道,我心未安,时好时坏。

直到一年前我走进福圣寺,有机会亲近上本下悟法师,我的噩梦才终于结束。断断续续亲近法师一年来,慢慢的,我不再抵触生活,我终于可以和自己以及身边的人、事和平相处,我终于明白所有的伤害都是源于自己的自以为是。

第一次走进福圣寺,我就被眼前既仿古又透着浓郁的现代气息,各个独立又浑然一体,气势滂沱又不失温雅包容的建筑风格深深的震撼。有那么几分钟我是没有思维的,似乎在穿越,是那么的不可言说。后来,我们在院子里碰到了上本下悟法师,法师个子不高,人也比较清瘦,但是容貌和气质透着修行人特有的清雅脱俗,有人告诉我她就是福圣寺的主持和尚。我过去顶礼,师父只是说:“好,你们年轻人来了,多帮寺庙做点事,多照顾老菩萨。”就过去了,没讲什么高深法语,没有寒暄问候,却分明有一股暖流传遍我全身——我回家了,我是福圣寺的一分子了。

至此,我上班之余就往福圣寺跑,做一点力所能及的事情,也有机会亲近师父。师父非常慈悲,从不以师自居,对待弟子和居士总是平等、尊重、爱护、包容、引导、以身施教,师父从不谈玄说妙,不爱讲法,总是劝人念佛,自己念佛计数器几乎不离于手,得空就念。亲近师父后,才知道师父也常年抱病,现虽已无大碍,但经常劳累后还是会犯病不适,但师父也不会太在意,她做到了和疾病和平共处,她会节食,念佛,自然调节。

在师父引导下,福圣寺僧团和合,精进办道,度化一方,这些年有很多老居士陆续安详往生。尤其一年来,随着新寺庙的落成启用,更有全国,甚至香港、台湾的很多大德法师前来护持弘化,有法师赞叹福圣寺是“法界长安,天下咸阳”。也有法师赞叹师父“本悟佛心”。师父不特意讲法,但无处不表法。在师父身边,我慢慢的感受到佛法是如此的平实自然,念佛也就是一句一句念就是了,了解到所谓“念佛是我的事,成佛是佛的事”的善导思想,渐渐的,我不再患得患失,焦躁不安。居士团体在师父的熏染下,也是和睦礼让,互相关爱。我们大家在一起更像真正,的一家人,彼此接纳,互相包容,我们知道自己不完美,我们更知道我们在路上,在回家的路上,在回极乐世界弥陀慈父怀抱的路上……

福圣寺的上空永远回荡着“南无阿弥陀佛”的圣号,是佛陀的召唤,是师父的祈愿……

手机上收藏和分享,请点右上角↗